老儿歌引出新问题 “从没见过一分钱

2017-09-29 04:44

  我在马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

  小么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只怕先生骂我懒哟,没有学问啊无颜见爹娘。

  背景:原作谱写于1958年,后于20世纪80年代末,由于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成为流行儿歌。

  “时代变了,以前人们文化生活缺乏、单一,电影包括通过电影的儿童歌曲,就非常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传唱。”戚万凯表示,人们文化生活的多元化,加上儿童思想的成熟化,使得歌曲已经不是文化生活的主流,儿歌创作者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以前作者可以深入生活,沉气搞创作,现在为了追求经济利益,往往讲速度讲效率而少讲质量。”

  “搜搜就能看出来,除了喜羊羊、爸爸去哪儿,新儿歌出名的很少。旧儿歌过时了,可新儿歌也没什么营养啊。幼儿园最爱教小苹果这种歌,我觉得一点儿都不适合小孩,但还能教啥呢?我也说不出来。”为了完成幼儿园给孩子布置的任务,孙妍曾专门去网络上搜索过儿歌,她发现虽然儿歌名目繁多,演唱者乃至制作者也有许多分类,但位于搜索前列的,大多数都是比她“年纪大”的旧儿歌翻唱,或是舶来品:“两只老虎、小星星这种年头长的不算,现在很多新儿歌也是外语歌,幼儿园干脆英语版本的。新儿歌不是没有,但别说我们家长不会唱,幼儿园老师都不会。”

  即便新创作的儿歌能够面世,得到的机会也很难。戚万凯透露,有关部门每年都举办优秀童谣评选,然而评选出的优秀童谣无法得到宣传推广,甚至没有颁典礼,“获证书都是代领代发”,更谈不上谱曲制作成音乐作品:“以前、电影、对儿童歌曲的功不可没,但现在却没有这方面的渠道,就连六一儿童节,也很少推出优秀的儿童歌曲。”(主笔 吴楠 插图 宋溪)

  小燕子,告诉你,今年这里更美丽,我们盖起了大工厂,装上了新机器,欢迎你,长期住在这里。

  背景:由“儿歌大王”潘振声于1964年创作的儿童歌曲,描述了当时儿童拾金不昧的场景。

  “现在创作的歌曲多,但符合当代孩子实际、优美动听的歌曲少。”在戚万凯看来,与其说旧儿歌过时,不如说新儿歌缺位的问题更加严重,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则很复杂。

  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他,快点快点他。

  “新儿歌面世的机会很少,虽然现在有儿童歌曲,但是新儿歌刊登很少,而且没有谱曲也是半成品,不是真正的音乐作品。” 戚万凯介绍,儿童歌曲大赛往往要求参赛者在提供曲谱的同时提供音乐小样。而制作一首音乐小样成本近万元,普通儿童歌曲创作者只能“望赛兴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