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教育“股市好监管饶过谁

2017-09-29 04:45

  跌坛的全通教育在股场失利且现时投资短期难有作为的情况下,实际控制人便玩起了“财计”。由于公告复杂,笔者简单解读,根据8月18日的公告披露,2017年2月10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向全通教育董事会报送了《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拟在期限内减持,且同日全通教育发布相关公告。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16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小雅通过大交易的方式进行减持,495万股。而此大交易减持的受让方是陈炽昌和林小雅控制使用的账户,也就是说减持的股票仍然在实际控制人手中持有,并不是真实的减持。读到此,可能有读者会一头雾水,实际控制人为什么要做这样左手倒右手的事呢?

  结语:可能是参考了此前证监会对文峰股份(601010-CN)40万元的惩罚,虽然广东证监局对全通教育的惩罚力度有所增加,但60万元的罚款还是太少了。对于这种会影响二级市场股价波动的行为,惩罚力度应该从重。结合近来监管层对不良交易案件的处罚明显增多,市场秩序的态度非常坚定,结合最近网络流行的那句段子,正应了“股市好,监管绕过谁”。

  由于本次违法行为广东证监局的罚款金额并未有之前证监会对机构个人不正当交易罚款数额那么劲爆(仅罚款60万元,予以),所以关于此事我们后文再谈,先来看看全通教育的股价走势,提提神!

  8月18日,全通教育(300359-CN)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先生及林小雅女士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全通教育减持事件东窗事发。

  原因是,大交易减持存在范围内的折让,陈炽昌、林小雅通过这种减持手段使所谓“减持的股份”成本打了9折,而且大交易减持通过大交易平台操作,减持折让价照市场减持价比幅度不大,对二级市场造成的压力较小,不会使股价造成太大波动,而若借其他利好使公司股价上涨,折让的部分加股价上涨的部分就能给实际控制人带来双丰收,且“所谓减持”的股份导进了代持账户中,实际控制人可以在二级市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抛售,百利而无害,吃亏的仅是接受抛压的散户,因此在全通教育股价低迷的情况下,陈、林才会冒监管风险而行。

  而时间进入2016年,全通教育的年据中有一项数字激增,据统计2016年全通教育营业总收入约9.7亿人民币,但其营业总成本约为8.3亿,在营业收入激增的同时,营业成本也超过了2015年两倍之多,而其带来的后果就是公司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490万元照2015年同比减少了0.95%。在营业收入暴涨的同时,扣非净利润增长却为负,结合彼时全通教育发展战略,不断并购和急速扩张带来的后遗症开始浮现。此后时间进入2017年,一季报显示,全通教育的各项业绩指标同比整体大幅下滑,在价值投机风盛行的市场,全通教育目前的业绩情况有此股价便情有可原了。

  关于全通教育股价近两年究竟怎么了,我们可以从财据入手,寻找答案。笔者掏出了全通教育历年年报及2017年一季报整合。如其股价图形所表现,上市之初的全通教育业绩大好,爆发式增长在2015年年据中有很直观的表现。跟据上图统计,2015年全通教育营业总收入约4.3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27.97%,营业成本约3亿人民币,其中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约8572万人民币,同比上涨129.57%。

  笔者截选的股价走势时间跨度非常大,从2014年全通教育上市起至今。原因是全通教育的股价经历了“史诗般”的兴衰,从上图看到,全通教育股价历史记录为467.57元/股,对比此前刚破500元/股大关的贵州茅台也不遑多让。曾经的A股第一高价股,市盈率超过1600倍的存在在两年时间内像被暴晒的海绵宝宝样迅速缩水至2017年7月24日盘中低位10.15元/股来说,曾经超500亿的全通教育市值已经跌去了近9成。